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
  • 湖州南浔赶超发展注入青春力量 2019-02-20
  • 从穿工装相亲到出门被嘲笑 新飞电器员工口述企业兴衰史 2019-02-10
  • 【両会】第13期全人代専門委員会のメンバー 憲法に宣誓 2019-02-10
  • 今年春运购票变化大 回家的车票该咋买? 2019-02-04
  • 人民网评:当好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奉者、坚定实践者 2019-01-10
  • 2017年度中国城市网盟奖揭晓 广州日报大洋网捧回5项大奖!还不来为我们打call? 2019-01-10
  • 人民日报长篇述评:风雨兼程  与党和人民同行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 2019-01-06
  • 青年歌手田一歌出席《传唱中国》传承经典传递正能量 2019-01-06
  • 河北福彩排列期开奖> 灵异> 拯救被杀的人> 第十一章 楼下的人影

    第十一章 楼下的人影

    作者:短命蚊子更新时间:2019-03-16 00:16字数:2858

    “白影!你没事吧!”陆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白影白了他一眼,捂住自己的胸口,起身继续跑掉了。

    不知不觉,已经来到了大行,陆生也就只敢在远远的地方跟着白影了,他不敢再和她一起走了,有点尴尬,他感觉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再和她对话了,欲哭无泪的感觉。见白影进了一家饭店,他也在饭店一旁的水果店随便的挑起了水果,并时刻留意着饭店出来的客人。

    随后见白影提着一个饭盒蹦跳的进了一个楼道,陆生一眼便认出了这是林说所住的那栋楼。

    她拿着这饭盒去送给谁呢?那么开心,陆生这么想着,一直轻步的跟着上了五楼,在白影快要关门的时候立刻出手死死地拽住了门。

    “哎别关!对,对不起,吃点水果吧,刚才是我不对?!甭缴桓铱窗子暗牧成?,缓缓提起了那袋水果。

    “水果留下,你人可以走了?!卑子敖种械乃崛?,初月眉一挑,突然关了门。

    尴尬的寂静,陆生愣神,失落着正要下楼,脚还没踏下台阶,门又突然被白影打开了:“哈哈,逗你玩的,进来吧?!?/p>

    看着白影随意且大方的笑容,他的心如同照射进了温暖的阳光,看样子她并没怎么放在心上,舒了一口气便进去了,看着满屋子垂下的长方纸条和大厅架着打圈的棺材和黑白照片,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,这地儿,这腐朽的味道,令他寒颤阵阵。

    曾玉看到陆生,给他搬了个板凳道:“你是,白影的同学?”

    “嗯,来这边买水果的?!卑子跋人档?。

    陆生看向面前岁数和自己差不多的曾玉,竟有着一种如此沉稳的感觉,不由得心生佩服,当下的环境还能有着这份淡定,难得可贵,怪不得能当道士呢,“啊,对,我是她的同学?!?/p>

    白影将手中的饭盒和水果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道:“曾玉,你了解到凶手是谁了吗?之前你可是让我等你的消息的?!?/p>

    曾玉面露苦色的说道:“凶手。。。。。。不知道,我与林说交流的时候,他喉管因为被割破了所以说不出话来,我也就无法得知他口中的消息了?!?/p>

    “???还有这种事?!?/p>

    “你,你与死去的林说交流?”陆生惊讶的支支吾吾。

    “很奇怪吗?”曾玉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两口黄茶。

    “你这是怪人做怪事,自己不嫌自己奇怪?!卑子爸缸抛雷由系姆购?,示意让曾玉吃掉。

    “是么。。。。。。谢谢你啊,以后别花这个钱了,你学生才有几个钱啊?!痹衲闷鹂曜哟蚩购?,迫不及待的夹了两只饺子吃着,舌尖所给予的味觉很是舒服。

    “说了别跟我客气,你才多大啊还你学生你学生的说?!卑子翱醋旁翊罂诔宰判穆庾愕男ξ?。

    陆生看着曾玉手中的饺子和白影的笑容,恍然大悟,心里有那么点难受,闭眼叹了口气。

    曾玉注意到了陆生难堪的表情,不知道他是怎么了,夹起一个饺子对着陆生道:“你吃饭了吗?要不要来个?”

    “吃过了?!甭缴こさ奈丝谄?,猛叹一声,然后道:“你们是不是想知道是谁杀了林说和他的家人?”

    曾玉一顿,停下了筷子道:“没错,怎么?”

    “我知道,我亲眼看到的?!?/p>

    “亲眼看到的?你当时在这个房间?”

    “从某种意义上讲,我确实在这个房间里待过,但那也只是为了读取了林说的记忆罢了?!?/p>

    白影看曾玉有些不解的样子,接着陆生的话道:“我可以帮他作证,他确实有这个能力,能窥探别人脑子里的东西,就是你之前想过的做过的事情他都能轻而易举的知道?!彼底潘底?,白影便又想起了之前陆生“猥琐”的笑容,转头又白了陆生一眼。

    “嗯?!甭缴遄虐子澳油沸Φ?,全当没看到一般。

    “哦。。。。。。读取别人脑中的记忆,还有这种奇特的事?”看着二人认真的神情,曾玉只感觉不可思议,“那你说,凶手是谁?”曾玉拧开茶杯的盖子,又品两口温茶。

    “哎,他能读取别人的记忆,你就不惊讶吗?”白影看着陆生淡定的脸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 “我还能和死人交流呢?!?/p>

    “。。。。。?!?/p>

    “呃,凶手的话,林说的妻子陶珺便是凶手之一?!甭缴叵胱潘档?。

    “陶珺。。。。。。嗯。。。。。。这个我之前就想过,不过不确定,除了她难道还有别人?”

    “还有一个叫灵鹤的道士,剩下的就都是他们的喽啰了,总共大概十人左右吧?!?/p>

    “灵鹤?”曾玉感觉这名字有点熟悉,但仔细想想,又没想起来,敲了敲脑壳道:“除了陶珺,其他人什么来头你知道吗?”

    “其他的人反正是和陶珺一伙的,那些人看上去像是某个教派的打扮,奇装异服的,陶珺也是这个教会里的人,被称作圣女?!?/p>

    “那,林说被杀的原因你可知晓?”

    “陶珺被那些人称作圣女,估计来头不小,林说因为第一想法是杀了陶珺,他头上便顶了一个刺杀圣女的罪名,貌似很严重,林说中途称此教为邪教,他又犯了侮辱教派这一罪名,两个罪名加起来,林说便被宣判了死刑?!?/p>

    “对对,林说确实第一想法是杀了他的妻子。。。。。。那他被灭门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项罪名?”

    “我感觉是这样吧?!?/p>

    “那说它邪教有什么错?!”曾玉突然的大喊把两人吓了一跳,“更何况那女人出轨两次,被杀又如。。。。。。唉,我是不是三观有点问题?”

    白影接话道:“你三观挺正的其实?!?/p>

    正想说“有点偏激”的陆生将话又咽了回去。

    “割下的头,你看到去哪儿了吗?那帮人又是怎么逃掉的?”曾玉问道。

    “当时林说一死,我记忆便看不成了?!甭缴灿行┮藕兜乃档?。

    “噢。。。。。。唉,哪怕知道了是谁,没确凿的证据也是不行啊?!痹袼直澈?,压着木剑,小走了几圈。

    三个人这时陷入了一阵沉默。

    “啪!”

    窗户的玻璃突然碎裂,一块沙包大的石头进入三人的视野,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滚动着。。。。。。

    “谁??!那么没素质?!卑子把杆倥苤链扒袄俺ハ驴慈?,楼下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朝她这看着,由于天色太黑,灯光不足,黑影的样子无法看清,不过看身材很是熟悉。

    一个汽车在十字路口拐弯的时候,远光灯对环境呈扇形扫了一遍,就这一刹那,黑影的面目暴露瞬间,白影感觉自己好像看错了,不对,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看错的,可为什么。。。。。。她回头嘴唇微张的看着曾玉,眨巴眨巴大眼。

    “怎么了?窗外有什么吗?”曾玉疑惑道,不明白白影怎么突然这个表情。

    “没,没什么,这个玻璃,你打算怎么办?楼下丢石头的那人应该找不到了?!?/p>

    “没事,明天找个人帮他修了吧,现在的有些人素质真是堪忧呐,习惯就好?!?/p>

    “呃。。。。。。嗯?!卑子坝植蛔跃醯某跋旅榱艘谎?,那个黑影已经不在了。

    陆生一直盯着滚动的石头,见它不停歇的滚到了一个桌子的前面,正要捡起,见桌柜的门虚掩着,他打开来,借着灯光,桌柜里头一条深不见底的黑洞露了出来。

    “哎,你们看!这有个暗道!”陆生喊着。

    曾玉二人也瞬间围了过去,曾玉面容逐渐舒展开道:“原来如此,他们原来是从这儿逃掉的!”

    白影捡起石头看了看,又想到了刚刚那个楼下的人影,便忍不住道:“那个,曾玉?!?/p>

    “干嘛?”

    “没,没事?!?/p>

    “。。。。。?!?/p>

    “那个。。。。。?!?/p>

    “你倒是说啊?!?/p>

    “就是,你有哥哥或弟弟啥的吗?”

    “没啊,我是个独生子,怎么了?”

    “没事了?!蹦怯Ω镁褪强创砹?,白影这么想着,没想到视力惊人的自己也有看错的时候。

    “你有点反常啊?!?/p>

    “嗡——”一声手机振动声从怀里发出,曾玉掏出了手机,是一条即时新闻,由于平常他有看新闻的习惯,所以设置了最新要点新闻的推送。

    “你也用这个看新闻???我没事也爱刷这个?!甭缴⒁獾?。

    “无聊的时候看看挺不错的。。。。。。嗯?”曾玉盯着屏幕上的新闻标题,“林说被灭门案,确定破了?!?/p>

    书评(0)

    1/500发表

  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
    • 湖州南浔赶超发展注入青春力量 2019-02-20
    • 从穿工装相亲到出门被嘲笑 新飞电器员工口述企业兴衰史 2019-02-10
    • 【両会】第13期全人代専門委員会のメンバー 憲法に宣誓 2019-02-10
    • 今年春运购票变化大 回家的车票该咋买? 2019-02-04
    • 人民网评:当好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奉者、坚定实践者 2019-01-10
    • 2017年度中国城市网盟奖揭晓 广州日报大洋网捧回5项大奖!还不来为我们打call? 2019-01-10
    • 人民日报长篇述评:风雨兼程  与党和人民同行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 2019-01-06
    • 青年歌手田一歌出席《传唱中国》传承经典传递正能量 2019-01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