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
  • 湖州南浔赶超发展注入青春力量 2019-02-20
  • 从穿工装相亲到出门被嘲笑 新飞电器员工口述企业兴衰史 2019-02-10
  • 【両会】第13期全人代専門委員会のメンバー 憲法に宣誓 2019-02-10
  • 今年春运购票变化大 回家的车票该咋买? 2019-02-04
  • 人民网评:当好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奉者、坚定实践者 2019-01-10
  • 2017年度中国城市网盟奖揭晓 广州日报大洋网捧回5项大奖!还不来为我们打call? 2019-01-10
  • 人民日报长篇述评:风雨兼程  与党和人民同行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 2019-01-06
  • 青年歌手田一歌出席《传唱中国》传承经典传递正能量 2019-01-06
  • 河北福彩排列期开奖> 玄幻> 武极镇神> 第58章 金页残卷

    第58章 金页残卷

    作者:未朗更新时间:2019-03-14 00:13字数:3143

    山洞之中,一片黑暗。

    细微的异香传入鼻中,程小炎这才放心的走进去,随手点亮了一段枯木。

    石床之上,天澜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忧愁,见到程小炎进来,淡淡的欣喜从脸庞上泛起。

    “怎么样,是不是有人闯进来了?”天澜支着身子,神韵天成,神色看起来也是好了几分。

    “就是先前暗算你的人?!背绦⊙捉鸲阎匦碌闳?,向石床边上靠了靠,“已经被我打发走了?!?/p>

    天澜脸上划过一丝疑惑,诧异地看着程小炎,武天极二人,可是实打实的强者,程小炎又是怎地将他们打发走?

    “玩了一下过去经常玩的小游戏而已,他们就走了?!?/p>

    程小炎挠了挠头,脸上有些不自然,难道要自己告诉她,自己用发情的药草,让无数妖兽对着两个大男人那啥?

    “放心吧,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回来的,妖兽将他们引开了?!?/p>

    见到天澜神色中还要询问的样子,他急忙找了个理由蒙混过去。

    “嗯?!碧炖角崆岬阃?,也是不再询问,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  程小炎却是心中有些不安。

    那两个黑衣人倒是先不用怕,不过自己已经在内山中呆了两天,若是木家之人找到内山来,很快就能发现自己的行踪。

    此刻身边多了一个天澜,纵然这绝色女子天纵之姿,修为强大,此刻也是没法帮忙。

    看来为今之计,只能希望天澜尽快修复经脉。

    程小炎将火堆拨弄一番,这才靠着墙开始假寐,此时夜已深,这里的石床虽然巨大,自己倒是不好意思在石床上休息。

    石床之上,天澜侧着身躯,惊心动魄的弧线勾勒出来,眼见少年靠墙闭眼睡去,她这才闭上了眼眸。

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闭眼不到半刻钟,一道惊叫声忽然将程小炎惊醒。

    火光暗淡之中,石床之上,一道人影飞奔而下,向着自己扑来。

    慌乱之间,程小炎来不及闪躲,刚刚站起身来,一道温软的身子就是撞入怀中,暗香扑鼻,秀发扫过脸他的脸庞,胸前传来一片柔软。

    突然发生的巨大转变让他禁不住身体猛地僵硬,颤抖了一下,不过他也是被撞得失去了平衡,双手条件反射般向着身前温软的身子抓去。

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又是一声惊叫,程小炎心神全无,刚才一抓之下,竟然抓到了温软之物,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抓到了什么。

    啪!

    火光摇曳中,一道轻声的巴掌声响起,好在程小炎躲得快,那雪白的小手正好打在他的右臂之上。

   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,程小炎来不及多想,揉身急速爆发,金色的气海翻腾,身体闪电般向后退去。

    纵然他再大的胆子,也是不敢轻视,就算是受了重伤的天澜,以她的修为,要是扇出的巴掌带上一点灵力,自己早就殒命了。

    轰??!

    就在他这一撞之下,大力爆发,身体竟然将身后坚硬的石壁生生撞塌,摔了出去。

    啪啪!

    黑暗中,两块破碎的石块掉落,一道暗淡的月光照射在脸上。

    别有洞天!

    程小炎困意早就消散的干干净净,就地一个翻滚,爬起身来,这才发现自己无意间竟然来到了另一片天地。

    难怪自己一直感觉到有微风从洞中生出,原来这里竟然有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  月光暗淡,看不清楚洞内有什么景物。

    不过此刻他顾不得这些,从断壁处走出,小心的摸索到火堆的地方,重新点亮!

    洞内光芒大盛,只见天澜神色凛然,眉头紧锁,一双狭长的眸子中寒光射出,手中长剑光华流动,正紧盯着自己。

    “刚才……”程小炎心中一骇,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当下竟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  “住嘴!”话说到一半,却是被天澜一声厉喝打断。

    程小炎顿时一阵无语,心道自己又不是故意的,更何况,是你自己直接冲到我怀里来的。

    他正准备再解释,抬头,却见在天澜的身后,角落里蹲着一只血蝙蝠!

    此刻,血蝙蝠一双巨大的眼睛中透露出浓重的恐惧,扭曲的脸庞上森森白牙外露着,不敢动一分一毫,这竟然是一只一阶的妖兽。

    血蝙蝠天生长相可怖,黑夜之中,一双绿色的瞳孔更是诡异!

    程小炎眼睛瞪得牛大,这才明白为什么天澜会发出惊叫,天澜毕竟骨子里还是一个女孩子,睁眼发现被这玩意盯着,也是会吓一跳!

    见到程小炎的表情,天澜神色更是难看了几分!

    “那个,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,刚才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眼看刚刚融洽了一丝的气氛变得冷淡,程小炎索性一口气解释道。

    天澜银牙一紧,正要发怒,眼角却看见被撞塌了的石壁,想起先前自己的反应,心知这件事情并不怪程小炎。

    不过她身份尊贵,就是武府之人见了,说话也得小心谨慎,何曾被男人如此近身!

    “哼,这件事情,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杀了你!”

    程小炎心中一阵郁闷,不过这种事情可是没有办法跟女人计较,索性摊了摊手,露出了然的表情。

    看到天澜的情绪缓和,程小炎这才将目光投向了撞破的石壁之中,在火光的映照下,露出一片天地来。

    一股陈旧的气息传来,一望之下,他差点发出一声欢呼。

    只见在其中,有一个不大不小百米方圆的洞穴,其中石桌石凳,木柜木箱,像是一处故居!

    大陆之上,总是修士淡泊名利,自辟一方天地,孤身修炼,这样的修士无不具有坚毅的心性,成为传说。

    无数人疯狂的寻找他们的故居,为的就是寻求强者的遗迹,修炼强大的宝术,运气好,或许还能得到威名赫赫的宝器。

    难道眼前的石屋竟是昔日强者的一处故居所在?

    另一边,天澜也是发现了不对劲,轻轻的走过来,神色中露出一抹好奇。

    程小炎心中按捺不住激动,内山之中,妖兽出没,早就没有人迹,但是这里的一切都表明有人曾在这里居住。

    能在这万千妖兽存活的内山之中居住,那么此人到了何等境界?

    微微思量,程小炎踏进石屋之中,只见石桌石凳上落满厚厚的灰尘,足有一掌厚度。

    石壁之上,有无数凿刻的痕迹,有许多文字模样的痕迹存在,只是那痕迹斑驳复杂,沉淀不知多少岁月,看起来甚为模糊。

    文字奇奇怪怪,有的似龙、扶摇直上;有的似凤、回首唳啸;有的似玄龟,沉稳如山;每一道文字,都是自带一股神韵。

    在墙角处,有一个木柜摆放着,木柜显得极为残破,一道支柱甚至都腐坏,让整个木柜都在倾斜。

    木柜之上,有上百的书卷横卧。

    随手拿起一卷,一股腐烂的气息就是钻入鼻中,这些书卷全都残损,上面的文字痕迹暗淡的都没法辨认。

    微微叹一口,程小炎眼中一丝淡淡的失望划过,这些书卷存在不知多少年,必有价值,可惜现在全毁了!

    就在他要转身的瞬间,眼角余光忽然一闪,在那书卷的最底部,似乎有东西?

    轻轻将尘土拂开。

    果然,在最底层的位置,赫然一页残卷,尘土拂去,露出真容,顿时绽放出灿灿神辉,竟是金页书写。

    上有数百密密麻麻的文字,翩若惊鸿,笔若游龙,铁钩银划,透出一股沧桑神秘来。

    只是那上面的文字似乎非常古老,完全不是程小炎所认识,他心生疑惑,自己沉睡万年之久,难道说这文字还在万年以前?

    他沉神仔细感应,想要读懂书页上的文字,心神游离到金页的刹那,一道天音如洪钟大吕,忽然从他心底响起。

    天音作响,声如洪钟!

    丹田处沉寂的金色气海突然开始剧烈的翻腾!

    金光大盛,一串串奥义难明的古老文字印刻在他的气海之中。

    而那金页之上,黯淡光华闪烁,文字片刻之间消失不见,片刻之后,金色气海又归于平静。

    这一切突如其来,待得程小炎反应过来,那些古老玄奥的文字都已经印刻在金色气海中。

    金色气海乃是轮回印衍生之物,其中金色缭绕,神灵之力流淌,凡物绝对无法轻易靠近,这古字难道与神灵之力有关?

    联想到先前那一系列的事情,他心中猜测道。

    回头,见到天澜的目光集中石壁之上某一处,这才急忙将金页揣到了怀中。

    这金页或许与神灵之术有关,要是传出去,必然引起一番轰动。

    “这石壁有什么可看的?”慢慢踱步到天澜身旁,放眼望去,那石壁平平整整,连模糊的文字都是没有。

    “机关!”天澜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冷漠,刚才的事情纵然是无意,但终究不能让两人再回之前的融洽。

    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,程小炎也是停下来一探究竟,毕竟天澜的境界强自己还是太多。

    然后半个时辰之后,两人神色中都是露出一丝失望。

    这里石壁沉重,一点机关的迹象都没有,显然生前之人极为精通机关之处,刻意掩藏。

    若是强势破开,难?;岱⑸裁词虑?。

    苦思冥想不得,忽然照映在地上的月光吸引了程小炎的注意,这道月光竟然是七弦月,而外面明明是满月才对。

    抬头,只见石洞顶上一道近乎不可见的缝隙形成诡异的纹路,将月光挡在外面,仅剩下七弦月的月色照射进来。

    书评(0)

    1/500发表

  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
    • 湖州南浔赶超发展注入青春力量 2019-02-20
    • 从穿工装相亲到出门被嘲笑 新飞电器员工口述企业兴衰史 2019-02-10
    • 【両会】第13期全人代専門委員会のメンバー 憲法に宣誓 2019-02-10
    • 今年春运购票变化大 回家的车票该咋买? 2019-02-04
    • 人民网评:当好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奉者、坚定实践者 2019-01-10
    • 2017年度中国城市网盟奖揭晓 广州日报大洋网捧回5项大奖!还不来为我们打call? 2019-01-10
    • 人民日报长篇述评:风雨兼程  与党和人民同行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 2019-01-06
    • 青年歌手田一歌出席《传唱中国》传承经典传递正能量 2019-01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