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北京一官员借单位换楼贪污受贿31万 退赃获轻判 2019-04-11
  • 发展特色产业 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2019-04-11
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-04-05
  • 新书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在网红菜市场发布 萝卜白菜变身艺术品 2019-04-03
  • 高清: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即将打响  场外各国球迷集结争奇斗艳 2019-04-03
  • 细数vivo NEX亮点 骁龙8458GB+256GB屏幕指纹 2019-03-30
  •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-03-28
  • 财景故事“北漂”的乘警 4年值乘里程绕地球3周 2019-03-27
  • 男子为让女友开心将玛莎拉蒂改成柠檬黄 结果悲剧 2019-03-27
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
  • 河北福彩排列期开奖> 都市> 至尊皇图> 第四十二章 云层中的巨脸

    第四十二章 云层中的巨脸

    作者:长生腾更新时间:2019-03-14 00:12字数:4465

    在众人的眼前,被那抹黑芒刺中的陈玄风,瞬间整个人犹如被泼了墨汁,染作漆黑一片,成了一尊墨色雕塑。

    随即,那墨色沙塑仿佛被巨力撞散,无数裂痕密布。

    从裂痕中,倾泻出一股*股细密的黑沙随风飘散。

    最后,这尊墨色雕塑,在风中彻底化作虚无。

    “叮!”

    只留下一枚空间戒指,跌落在地面上,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。

    目睹这一切的岳云,亦是呆住了。

    在那片神秘空间之中,岳云第一次施展出千刃斩的聚刃状态,便将灰灰震成齑粉。

    但那神秘光影也说,灰灰只不过是他的一抹分身,甚至算不上有意识的生命。

    而且时间一到,它同样会消散化作虚无。

    所以当时,灭杀灰灰的岳云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    但此时此刻,看着陈玄风在自己眼前,彻底化作齑粉。

    这份震撼,对岳云来说,是无法想象的。

    他可以毫无顾忌和心理障碍的斩杀虫族。

    但杀人,这对于仅仅十九岁的他来说,以前是想都没想过的事。

    但震撼之后,他的心,却是愈发冷漠起来。

    这一刻,仿佛有一种东西,在他心灵深处苏醒一般。

    那是一种漠视生命的残酷。

    他深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,随即上前拾起那枚斩杀陈玄风留下的空间戒指。

    不远处,柯良和紫翎赶了过来。

    “老大,你没事吧?”

    柯良关心的看着他,他知道,这是岳云第一次杀人,虽然是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仇人,但依旧是同类啊。

    摇了摇头,岳云望向紫翎,随即将墨色重?;沽嘶厝?。

    这墨色重剑的材质,想必是相当优秀的。

    在自己用千刃的斩聚刃模式攻击时,他能感到,自己的周天宇宙能量灌注下,这墨色重剑的材质,远远未达到承受的极限。

    紫翎看着欲将重?;垢约旱脑涝?,忙摇了摇头,“岳云哥哥,这重剑,就由你来使用吧,放在紫翎这里,简直是明珠蒙尘呢!”

    岳云干笑一声,不由道,“可是我这做哥哥的,连见面礼也送不出……”

    看着岳云有些尴尬的表情,她噗嗤一笑,亲昵的拉着他的胳膊,“岳云哥哥,你可是答应替姐姐去夺取那‘最强士官’称号,号换取‘B级基因再生药剂’的,没有神兵利器怎么行!”

    点了点头,岳云也不再矫情,将墨色重剑收进了空间果实中。

    随即,他突地心中一动。

    自己空间果实中,可是还有这大几百枚小型空间果实呢,如此想着,他从果实中掏出两枚五十立方的,递给两人。

    “良子,这是我在一处神秘空间中得到的一种果实,名为空间果实,与空间饰品有异曲同工之妙?!?/p>

    “紫翎,做哥哥的送不出什么好东西,这便当是给你的见面礼吧,你手中的空间戒指太扎眼,这空间果实适合隐藏身份?!?/p>

    两人都不是傻瓜,自然知道手中的东西,意味着什么,忙欣喜的收下了。

    岳云把玩着陈玄风留下的空间戒指,心中一动。

    这应该是一枚正规渠道的空间戒指,里面有序列号和定位芯片,是陈家的东西。

    自己在这集训地斩杀陈玄风,现在四周无人,没人知道是自己干的。

    星空战甲上虽然有监控,但那份监控数据,只有猎户星域联盟议会才有资格查看。

    仅仅是银宿神国的首都星陈家,是断然没有面子让联盟议会出面去彻查的。

    但如果自己带着这空间戒指离开这里,首都星陈家人发现陈玄风死亡后,却查到这戒指在自己身上,那就好顺藤摸瓜发现是自己干的,那样问题就大了。

    想到这里,岳云打算将陈玄风空间戒指中,所有东西都取出来,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果实中。

    三人找了一处地方,瓜分起东西来。

    一件件物什,从空间戒指中被掏出。

    “好家伙,里头东西还真不少?!?/p>

    “咦,竟然还有星际银行的匿名账户?”

    “这是……”

    一个颇大的金属箱子,被岳云从戒指中掏了出来。

    金属箱的液压箱门弹开,里面摆放着七只,用透明试管装的药剂。

    紫翎和柯良两人看着犹如蓝宝石般,闪耀着璀璨的光泽的七管药剂,不由目光迷离。

    而岳云却是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。

    他的脑中飞快的闪过许多的相关物什,最后定位在一件东西上。

    “梵灵液!”

    “C级基因强化液的主材料!”

    两人闻言,忍不住惊喜的望向岳云。

    岳云看着这金属箱中的七管药剂,点了点头,笑意蛊然道,“良子、紫翎,有机会我便去学那基因药剂学,找机会制出这C级基因强化液,那么你们的基指到50%前,都不会有任何关卡?!?/p>

    安置好“梵灵液”后,三人瓜分完陈玄风空间戒指中的东西,岳云起身打算带着两人去闯那虫榙之路。

    再一看积分排行榜。

    1950的他,积分已经排到数十万名之外。

    柯良是万名左右。

    紫翎则是掉出了前十。

    而此刻,排在第十的,便是银色神国高阶士官,斯诺德.言昌。

    “还有十天时间,看来得加把劲才行,否则可就浪费了这刷分的大好机会了?!?/p>

    岳云看着排行榜,寻思着。

    “岳云哥哥,我们这便进入虫榙之路吗?”

    紫翎看着不远处,那崎岖小道中,密密麻麻的虫榙,有些担心的问道,“会不会太勉强了些?”

    闻言,岳云淡淡一笑,正欲开口时,识海中,紫水晶核桃突地巨震起来。

    随即,他猛地警觉过来,望向高空。

    与此同时。

    一股恐怖的轰鸣声,突地自天际中传来。

    克里波林星上空,云层压得很低。

    这股雷霆般的声音犹如在万里之外的云层中,但近乎一个眨眼间,一抹巨大的黑影,便突地从天而降。

    恐怖的风压,将紫翎和柯良压得抬不起头。

    只有岳云,勉强能立住腰杆,往头顶上看去。

    只见一艘金字塔状的青灰色立方体飞行物,悬浮在三人上空。

    那金字塔状飞行物底部,对角线算来,约莫百多米左右,按照飞行物大小,应当归类为E级飞行物。

    而那恐怖的压力,便源源不断来自金字塔底的环形豁口中。

    “呼!”

    这股恐怖的压力,毫无征兆的骤然收缩。

    随即,三人感到身上一松。

    一个与柯良一般,浑身笼罩在银甲中,身高超过八米的巨人,从天而降。

    “轰!”

    这巨人落在大地上,整座山谷,都为之一震,仿佛被应生压沉了一截般。

    三人看着面前的银甲巨人,震撼不已。

    这才是真正的巨人啊,自己在这如同小山般的巨人面前,犹如孩童。

    银甲巨人的头盔,缓缓打开。

    随即,一张青灰色,满脸沟壑的独角面孔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  他睁开墨绿色的眼瞳一扫,瞬间锁定柯良,发出洪钟般的声音。

    “师弟,师傅他老人家,已在奥法神国,等了你一万年,这便随师兄回去罢!”

    这银甲巨人的话,让三人尽皆怔住了。

    师弟?

    奥法神国?

    等了一万年?

    “师弟,还等什么,快随师兄离去吧,师傅已经久等了!”

    银甲巨人说着,大手轻轻一招。

    柯良竟感到,这银甲巨人挥手间,自己身上的铠甲带着自己,不由自主的凌空浮向他。

    这一变故,让他骇然起来,“喂,谁是你师弟,快放我下来!”

    看着柯良不受控制的浮起,岳云脸色一变。

    随即他猛地一蹬腿凌空跃起,想要拉住柯良。

    不远处,那银甲巨人见势,竟凌空对着岳云一弹指。

    岳云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,随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道,震到一边。

    “老大!你没事吧?”

    凌空飘起的柯良,瞧见岳云被弹开,忙挣扎的喊了起来。

    “混蛋,放开我,我才不要去什么奥法神国!我要跟老大在一起!”

    就在他挣扎不休时,那银甲巨人突地微微一顿。

    随即,柯良便发现,那股束缚自己的力量瞬间消失。

    就在他以为那银甲巨人要放自己离开时,那银甲巨人竟朝着东方单膝下跪,随即伸出一个指头,按住柯良的劲椎,也将他按跪在地。

    砰!

    柯良的头狠狠砸在地上。

    克里波林星上空,阴霾的云层翻滚不止。

    云层深处,无数雷霆轰鸣声,此起彼伏。

    那连绵密布的阴沉,此刻,竟然隐隐扭曲起来。

    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,那扭曲的云层,缓缓化作一张硕大的人脸。

    一张不知多少米高,多少米宽的遮天人脸。

    那人脸闭着眼。

    此刻,他缓缓睁开闭合的眼眸。

    仿佛黑夜迎来光明,整个天际,都被这抹光所掩盖。

    巨大人脸的眼瞳深处,好似可以看到无尽的星空漩涡流转。

    此刻,那恭敬的银甲巨人朝着人脸,扬声道。

    “恭迎师尊?!?/p>

    看着这巨型人脸,柯良和紫翎尽皆呆住。

    就连岳云,亦是被这变故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  这番景象,像极了三百年前,银宿神降临地球时的传说。

    莫非,这巨大人脸背后的存在,竟是一尊掌控万古的神灵?

    那巨大人脸上,一抹笑意,随着云层,慢慢荡开。

    与此同时,一个醇厚而柔和的声音,在众人的脑中浮现。

    “徒儿,万年不见,为师,可找得你好苦?!?/p>

    抬起头来的柯良,瞧见这尊人脸,浑身巨震。

    随即,那在山洞中已然消失的无数血色蝌蚪,在他眼瞳深处再次游动起来。

    见柯良陷入呆滞模样,那巨大人脸轻轻一叹。

    “看来,徒儿你还未彻底觉醒,为师,这便替你打开尘封的记忆吧!”

    这一刻,云层深处,一个恐怖的黑色漩涡,凭空出现。

    整个大地在这巨大的黑色漩涡面前,仿佛毫无抵抗之力,虚弱的呻吟着。

    地面震颤,无数沙石凌空浮起,劲风肆虐。

    那黑色漩涡深处,一抹恐怖的白影缓缓探出。

    众人瞧向那自黑色漩涡中,露出一头的东西,震惊的合不拢嘴!

    那竟是一节恐怖的青灰色巨指!

    仅仅探出一根指节的末端,就已经像一根恐怖的巨峰,将众人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  就连整个克里波林星,在这指尖面前,都为之震颤,甚至就要停止了旋转。

    可以想象,这指节的重量,达到何等恐怖的程度。

    根据万有引力原理,任何物质间都会产生引力。

    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。

    这巨大人脸的一根指节,便足以让克里波林星受到万有引力的影响,仿佛就要脱离原本的行星引力轨道。

    难以想象,如若他的本尊神体降临,将对整个行星乃至星系,产生怎样的影响。

    那巨指一节节从黑色漩涡中探出,看着那将整个大地遮蔽的恐怖存在,众人完全无法想象它的庞大程度。

    但如此恐怖的巨大指节,挥动起来,却带着一丝厚重与轻盈,轻飘飘犹如一根鸿毛,毫无声响。

    难以想象,如此巨大的物体移动起来,无声无息。

    那遮天巨指近乎一个眨眼的功夫,便从黑色漩涡中完全伸出,在距离众人不到十米的上空顿住。

    这一刻,所有人的呼吸,为之一滞。

    整个山头尽皆被那恐怖巨指笼罩。

    犹如一座方圆数十公里的山峰,压在头顶上,就要塌下来一般。

    这一动之间,形成的恐怖风压,更将岳云等人脚下的底面,都给压沉了一截。

    众人感受着这恐怖的压力,抬头望去。

    只见那犹如山柱般的指尖处,无数殷红的线条四散蔓延开来,互相缠绕着,形成一尊圆形的巨大阵法。

    那猩红阵法,按着玄奥的轨迹流转。

    随即,无尽光芒凝聚到一点,骤然射向柯良的眉心。

    “嗡!”

    柯良任由这红光,射入识海,随即浑身巨震。

    一旁的紫翎和岳云两人,震惊于这巨大人脸的手段,惊骇不已。

    仅仅数个呼吸的功夫。

    被红光射入识海的柯良,周身密布那些神秘而诡异的猩红线条。

    但那些线条游动之间,却让他七窍溢血。

    周身皮肤更是不正常的鼓胀、龟裂,一丝丝鲜血随着猩红的线条游动着。

    天空中。

    那巨大人脸见状,幽幽一叹。

    “可惜,以你现在的身体和识海,还无法完全承载过去的意志力量。不过此番,算是打开了你的‘宿世之门’,随着实力的提升,会慢慢回复过来的?!?/p>

    那巨大人脸的声音一顿。

    随即——

    笼罩整个天空的恐怖遮天巨指,缓缓收回黑色漩涡中,消失不见。

    随着遮天巨指消失,柯良身子随即一抖,浑身瘫倒在地。

    一旁的岳云见状,忙上前扶住他。

    岳云紧张的望向天空中的巨大人脸问道,“前辈,柯良他怎么了?”

    面对岳云,那巨大人脸虽然不似对着柯良那般好脸色,却也算颇为和气。

    “你不用担心,他没事?!?/p>

    巨大人脸话音刚落,柯良便幽幽醒转。

    他按着额头,轻轻呻吟着。

    “老大,我没事?!?/p>

    柯良缓缓睁开眼。

    他的眼眸,完全不似过去那般乌黑,反而带着一丝诡异的猩红。

    透过眼瞳,仿佛可以看到眸子深处,无数血色蝌蚪在游动。

    就这么一瞬之间,岳云竟然有些认不出他来。

    这……还是自己的兄弟,那个熟悉的柯良么?

    柯良随手擦去嘴角的鲜血,缓缓起身。

    他朝着天空中巨大的人脸,缓缓跪了下去,五体投地,泣不成声。

    “师傅,不孝徒柯良,让您费心了!”

    书评(0)

    1/500发表

    • 北京一官员借单位换楼贪污受贿31万 退赃获轻判 2019-04-11
    • 发展特色产业 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2019-04-11
  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-04-05
    • 新书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在网红菜市场发布 萝卜白菜变身艺术品 2019-04-03
    • 高清: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即将打响  场外各国球迷集结争奇斗艳 2019-04-03
    • 细数vivo NEX亮点 骁龙8458GB+256GB屏幕指纹 2019-03-30
    •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-03-28
    • 财景故事“北漂”的乘警 4年值乘里程绕地球3周 2019-03-27
    • 男子为让女友开心将玛莎拉蒂改成柠檬黄 结果悲剧 2019-03-27
  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比谁都年轻 2019-03-17
    • 我们是建立市场经济,公有制如何建立市场经济,就要明晰产权,不明晰产权如何建立市场经济? 2019-03-16
  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03-16
    •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-03-15
  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3-05
    •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。四两酒半仙说,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,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??[微笑] 2019-03-05